权力的“意外”——我听来的档案故事

    发布日期:2018-06-12 信息来源:市档案局 字体:[ ]

    一个草长莺飞的日子,我和三位老友,即教书匠老张、土郎中老覃、档案人老伍在县城东凤阁酒楼小聚。酒过三巡,我乘着酒兴发了话:“我们四个人都是老朋友了,每次小聚,大多是听教书匠老张‘刷牙’,大讲特讲他的教书育人经;土郎中老覃也喜欢‘闪’救死护伤的故事,只有老伍金口难开,说的少。今天,我们听听老伍的行当故事——档案的故事,好不好?”我的话音未落,老张、老覃就敲着酒杯叫好:“要得!要得!”老伍生性腼腆,话很少。他红着脸低声道:“又将俺的军,讲就讲。”

    老伍端起酒杯,小抿一口道:“俺们档案人也是有好故事的,今天,俺讲一个档案让权力发生‘意外’的故事,让你们仨开开眼界,不要小觑档案、小觑俺的职业。”

    “说来话长,那是1996年4月1日上午,俺刚上班不久,一位年近五旬的中年男子急匆匆地来到了俺的工作单位——湖南省石门县档案馆。馆外虽连日阴雨霏霏。阴冷袭人,可他的额上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中年男子名叫龚敏友,是石门县宝峰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他于1966年12月13日下放到国营湖南省常德地区东山峰农场,1976年12月正式招工回城。此后,他虽然工作单位变动数次,却也一直平平安安。最近,组织上把他从石门县五交文化公司经理的位置上调到宝峰经济技术开发区城建局任副局长。在办理国家公务员手续时,麻烦来了,人事部门依据其人事档案,只认定1976年12月为他正式参加工作时间,因下放一事档案中无记载,1966年作为参加工作时间不予承认。这一下老龚可惨了,工龄少掉了10年,月薪少了150多元,他慌了,急急忙忙找知情人写旁证材料。数日内,他共找了解情况的老领导、老同事共10多人作证,其中在职县级领导干部1人,在职科局级领导干部5人。老龚拿着旁证材料,踌躇满志地走进人事部门大门,岂料一瓢冷水当头泼来,按政策规定,工龄判定只重物证,不依人证。为此,老龚寝食不安。无奈之际,在旁人提醒下,他才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石门县档案馆。

    “根据老龚的介绍,俺终于在中共石门县委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领导小组办公室的1966年度档案中查找到龚敏龙下放的有关材料,上面清楚地写道:龚敏龙,男,18岁,1966年12月下放。县人事部门根据石门县档案馆提供的原始档案凭证,按有关政策对此做了妥善处理。老龚无比感慨地说,想不到10多位领导证明不了的事,一张纸却帮了我的大忙,这真是:人证一千不如档案一页啊!”

    老伍真不简单!他娓娓道来的档案故事,引人入胜,我们仨都忘了吃菜和饮酒。我是个老教育工作者,也曾负责过单位的档案工作,对档案、档案工作的知识是知道一些的:知道它是凭证与依据,有参考借鉴作用;知道它与每个人生活、学习、工作息息相关,“如影随形”相伴终生。但是不知道,档案的作用如此之大;早在21年前,档案在“权力”面前就如此地神圣,它战胜了“人治”,竟让权力有了“意外”!

    让我们“创造”好档案,珍爱好档案吧!

       




    作者单位:湖南省石门县第三中学

    作者姓名:杨太元,男,55岁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